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

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

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

维克多·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道,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然而,这个坏了的“良心”不断给我们带来痛苦与伤痕,目睹苦难,除了眼泪与哭泣,还应该有什么?这篇写于2010年的文章,在今天读来,依然令人痛心不已……


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

      时寒冰


    旧城改造这四个字,早已让人耳熟能详。

所谓旧城改造,就是原来的规划不合理了,原有的建筑陈旧了,把原来的建筑拆掉,重新规划、设计和建设。旧城改造一直被各地作为推动GDP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而很少认识到其对财富的巨大消耗和浪费。

等走出国门,我才知道,旧城改造是中国特有的,在西方世界很少有这种说法。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很复杂,那么,就不妨从下水道说起吧。

即使没有出过国,在西方的电影中也常看到这样的镜头:几个人并排走在下水道里,不管是为了逃命,还是为了追凶,人家的下水道宽敞得令人瞠目。如果再深究一下,那些下水道是100多年前,甚至200多年前修建的。一次性投入,让后代子孙受益,世代发挥着美化城市环境的功能。

再看看我们的下水道。莫说钻人,一头猪如果不幸跑到了下水道,结局也恐怕会很悲惨。我们的下水道狭小不用说,施工质量也难有保障。于是,三天两头挖开修,疏通堵塞。下水道每修一次,GDP就增长一次,而财富却在悄无声息中被损耗,当然,城市的运行效率也大大降低。西方国家修下水道,一劳永逸,此后虽然再也不能在拉动GDP增长方面做贡献,却在悄无声息中,节约着巨额财富,提升着城市的运行效率,提升着人们的生活质量。

这样看来,中国与世界之间其实隔着一条下水道。

一条下水道,不仅体现着规划着眼点的远近差异,也体现着对GDP和财富态度的差异。

走在西方古老街道上,有时候感觉到宛如行在梦境中。旧城也是特色,丰富的文化沉淀和精神内涵,让旧城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威严和美丽。那样的旧城需要的不是改造,甚至也不是保护,而是听任其顺其自然地存在,犹如对待阳光和空气的态度。

这一点,恰是中国缺乏的。

我们长期以来,重GDP增长而轻财富的积累,重短期的奢华而忽略长久的规划。虽然,旧城不断被新城取代,但人们的归宿感却在降低,因为,伴随着旧城的消失,原有的文化沉淀不复存在,原来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也灰飞烟灭。

我们为什么不能以百年的眼光来规划我们的城市呢?

笔者不久前去的一个城市,曾经有过两次大的规划。第一任领导,作出了开发西区的宏大规划,西区建设过半,领导调走了,新来的领导大笔一挥,制定了一个开发东区的更宏大的规划。于是,西区被废弃,原有的投资成了泡影。

越是每天忙着拆了建、建了拆的地方,GDP增长越快,干部的政绩越突出,当然,干部的个人财富增长也越快。一举多得。但这样的地方,百姓幸福指数往往很低。

在西方,规划一旦制定,具有法律效力,不是谁想修改就修改得了的。

因此,我们也应该在规划方面,多汲取研究机构和公众的意见、建议,作出一个真正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规划,一旦通过,即赋予其法律效力,任何人都必须按照规划进行城市建设。那样的话,要不了多久,中国的下水道恐怕也能并排走几个人了,中国也能够静静地积累财富,并安享城市柔和的阳光了。

【注明:这篇文章是2010年1月19日所写,经过10天时间审核通过在2010年1月29日的《上海证券报》头版发表出来。下图为日本东京的下水道系统】

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

发一则我的广告,网址在:http://www.oagchina.com/shihanbing.aspx 是关于游学、儿童教育与2017年趋势课的(2016年趋势课已经结束)。

    儿童教育课程已经于2016年6月1日正式上线,首期主题《培养优秀子女的第一步》提出了一些颠覆性的观点,及时纠错,做正确的定位才能给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咨询电话:010-66075928,010-66018198,400-696-0700,18500608899。这期教育课程做从准备到录制到全部制作完成用了近4个月时间,以后每四个月到半年左右的时间会出一期。感谢支持的朋友!已经报名的朋友将陆续收到赠送的书。

时寒冰本人的微信公众号:

shihanbing2016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