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大趋势正以令人恐怖的力量回归

大趋势正以令人恐怖的力量回归

时寒冰:大趋势正以令人恐怖的力量回归

 
    先说一下,这篇文章是给老朋友、老读者写的,特别感谢大家一直给予我的支持和鼓励!
    我此前讲过,只要特朗普的医改、税改、基建计划有一项能够向前推进,美元就将结束调整,重新步入上涨轨道。事实上,从今年9月初特朗普表态绕开医改力推税改的时候,美元就开始逐渐结束调整。
    美国时间10月19日晚上,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为税改铺路的2018财年预算案,允许因税改在未来十年减少1.5万亿收入。特朗普难掩激动之情,他说:“美国参议院今日通过预算案是落实大规模减税的第一步。”
   10月22日,我写了《巨变:特朗普税改与美元荒》一文,认为,未来,随着美元快速回流美国,将出现美元荒。这已经不仅仅是美元上涨的问题了。
    当特朗普改变策略,绕开医改直接推动税改,就已经开启了一个光明的前景。这是非常智慧的选择。因为,相比之下,税改推动的难度要远远小于医改。
    这实际上意味着,美元的调整正在逐渐结束。美元在从2011年5月开启的强势上涨途中所出现的这一波调整,在未来回过头来看,将是可以忽略的。
   10月27日,欧洲央行公布利率决议,维持三大利率不变,同时将月度购债计划从600亿欧元削减至300亿欧元,从2018年1月起延续9个月,如有必要将持续更长时间。
    欧央行偏鸽派的“撤退计划”,让欧元多头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欧元多头最后的一个抵抗变得毫无意义。欧元飞流直下,美元暴烈上涨。
    美元的大趋势从未改变过。
   2011年5月1日晚,奥巴马宣布了拉登死亡的消息。当时,我写文章认为,美元从此将步入上涨周期,这个周期将持续6年左右(到2017年)。美元指数从2011年5月4日的72.7的低点,一直涨到2017年1月3日的高点103.82,涨幅达到42.8%。
    在写《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的时候,我对此前的判断做了修正,因为,经过多次推导,我发现美元到2017年并不会结束涨势转为跌势,而只是一个调整,调整以后,将重新更强烈的上涨,并挑战历史新高。这一波涨势,将再持续4年左右的时间。这将是美元近几十年来最长的一个上涨周期。
    美元指数从1月3日的最高点103.82,跌到9月8日的最低点91.01,下跌了12.3%,用时长达8个多月。而美元指数从9月8日的最低点91.01,上涨到10月27日凌晨的94.80,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上涨了4.16%。所以,我说,在未来回过头来看,美元的这一波调整,将是可以忽略的。
    欧洲正在撕裂。二战以后,民粹主义只是威胁,但并未掌管政权。但是,奥地利大选,右翼政党开始执政撕开了第一个口子。紧接着,当地时间10月21日,捷克议会选举结束,前财政部长安德烈·巴比什领导的ANO2011运动党以29.73%的得票率赢得议会大选,从而获得优先组阁权。
    安德烈·巴比什的主张简言之就是:反移民、反欧元。
    捷克为欧洲的分裂又撕开了一个口子。
    所以,10月22日,我在《巨变:特朗普税改与美元荒》一文中指出:“非美货币尤其欧元的利空正在重新凝聚力量。欧洲的好日子正在过去,由此导致的叠加力量将加速美元的上涨、欧元的下跌。”
   10月27日,美元以暴怒般的上涨亮出了力量。美国是一个靠金融维持霸权、维持利益最大化的强国,打金融战从未输过——至少过去从未输过。这是我们不能不重视的。
我从未一直看好某个品种的趋势。作为趋势研究者,在这个阶段看涨,在下个阶段看跌,是非常正常的态度,与民粹无关。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喜欢以一种强烈的恶意去猜测人。
趋势是未知的,我们总是想找到一些规律,能够规避风险,把握一些机会。作为普通人,我们尤其需要这样。我把自己的研究心得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仅仅是希望老朋友们能够通过合理的资产配置,规避一下正在到来的风险而已。
    我们是普通人,我们改变不了趋势。甚至,在很多时候,在强势者眼中,我们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作为普通人,我们不需要证明什么,只是为了规避风险,让自己能够更加轻松的生存,不让父母亲牵挂,仅此而已。
    所以,当趋势强势回归,我们需要冷静地面对,并适当采取应对措施,而不是在盲目的民粹主义的火焰中,燃烧自己。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当美元这一个上涨周期结束,我们将一起做空它。到那时,依然跟情绪无关,我们只是在努力寻找趋势的脉络,并努力适应它。
    该说的,已说。该懂的,自然会懂。
    剩下的,唯有对大家和亲人的祝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