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蒂勒森狂人日记

蒂勒森狂人日记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天;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天,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川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三月六日小心出门,出访非洲,川总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跟,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川总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我想:我同川总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半年以前,骂了他一句“白痴”,白了他一眼,丫就很不高兴,气急败坏的样子。我说错了吗?丫居然说我泄露了国家最高机密!这次,川总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约定宫里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晚上在乍得,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川总打枷过的,也有给川总掌过嘴的,也有白宫衙役偷看了川总妻子的,也有通俄被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她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她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斯派塞【1】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努钦【2】来告荒,对我大哥说,白宫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努钦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白了川总一眼,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走人”或“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努钦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从丁酉年到戊戌年,每十七天,他们吃掉一人。
 
(四)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早上,在吉布提,我静坐了一会儿。杜布克【3】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杜布克,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杜布克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普莱斯【4】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确认俺对川家人的白眼并非天生,而是有意为之: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普莱斯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我出访非洲,日夜操劳,说不定哪一会,丫突然说,排上你了,就吃你吧。我就会过早地离开他们。
 
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普莱斯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我岂是好惹的?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普莱斯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推特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况且,上面还有很多食谱,川总每天盯着食谱看。前天狼子村努钦来说吃心肝的事,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六)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川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七)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我晓得他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逼我拿出辞职信。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我自己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川总暗示我好几次,让我主动点,如此,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但是,无论川总怎么暗示,我都不肯。川总愁得眉毛都白了,丫看上去像白眉大侠。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推特”的,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川总时常在那里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起来也教人害怕。“推特”是川总的亲眷,是他的本家。前天川家的狗,看我几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尽管川总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但我不得不每天盯着他的推特,不知道,他下一个要对谁下手……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八)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原来是库什纳。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你没看,白宫情绪都很稳定吗?”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百倍,偏要问他。
 
“你岳丈跟三胖说好的要会面了吗!”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推特上挂上;还有脸书上都写着,川金会,当我不识字吗!”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我是国务卿,竟不知道要跟三胖会面,亏我看了推特,亏我识字,不然,川总抱了亲了三胖子我都还不知道。我一直在想,两人见面了会怎样?或许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你……你认同吗?”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你给他白眼更错,你的肢体语言太复杂,终归会害了你的!”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岳丈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九)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但是,白宫分明一年就被吃掉了十六个人吶。我知道那路数,先说你是好人,然后,就吃掉你。
 
(十)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但都还有节制,起码不是通吃,从来没有一年超过五个人的吃法。现在变了么?一年就吃了十几个。
 
大哥说:“川总重用了女婿,安排人吃,这并非从前的事。谁晓得从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开始,就一直吃;从弗林和他的儿子,一直吃到班农【5】;从班农,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大门外立着一伙人,川总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逼我辞职,若我不肯,将来硬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努钦说的大家吃了一个恶人,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十一)
 
在尼日利亚,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弗林,想起麦克法兰、杜布克、斯派塞、普利巴斯……晓得他们死掉的缘故,全在川总。那时,有的才进白宫一个多月,就被吃了,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每个人都哭个不住,大家却劝不要哭;大约因为自己也落井下石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谁谁是被川总吃了,大家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谁都想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我进入白宫四五个月时,坐在宫前乘凉,有人说川总发神经,又发推,一发推,就有人须割下一片肉来,煮熟了请他吃,才算好人,才不给走人。川总也没有说不行。一片吃得,整个的自然也吃得。但是川总那天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脑子看上去那么简单,竟然是老戏骨吗?
 
(十二)
 
不能想了。
 
四百多天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科恩正整理衣物,他找川总,说自己要走了,川总做出悲伤的样子,努力了十九个小时,却没有挤出一滴眼泪,科恩就绝望地走了,满眼都是泪……川总盯着他的背影,嘴里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竟然涌出一大坑泪水……
 
时寒冰:蒂勒森狂人日记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前任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戊戌年乙卯月甲辰日,川总突然正式发推,终于轮到吃我了。有了四百多天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可恨的是,我还在尼日利亚出访,突然就发飙了,回去的机票找谁报?
 
(十三)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白宫……
 
二零一八年三月。
 
【1】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前白宫发言人,2017年7月21日离职
【2】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美国财长,特朗普重臣
【3】迈克尔•杜布克(Michael Dubke),前白宫通讯联络主任,2017年5月30日离职
【4】普莱斯(Thomas Price),美国卫生部长,2017年9月29日辞职
【5】班农(Steve Bannon),前白宫首席策略师,2017年8月18日离职
 
附新闻:美国国务院十大职位八个空缺 白宫每17天走一位高官
2018-03-14  来源:华尔街见闻
特朗普3月13日在推特上宣布原CIA局长将接替国务卿一职,现任国务卿将卸任。目前美国国务院职位已高达八个空缺。
就在前几天,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还在肯尼亚内罗毕进行访问,然而一回国就被白宫通知他的职位将被接替。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CIA局长蓬佩奥将成为我们的新国务卿。他会干得很好!谢谢蒂勒森的付出。”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十个最高职位中有八个空缺,包括国务卿、一位副国务卿、五位国务次卿和一位国务资政。
特朗普政府大量职位空缺
特朗普执政许久,但政府重要职位仍有许多空缺。一些人是主动提出辞职离开,一些则是被炒鱿鱼,还有一些职位则是从未被上任过。
自特朗普上任来,已有近20多名重量级幕僚离开白宫。包括此前担任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的科恩,前卫生部长普莱斯,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代理司法部长萨利·耶茨等。
华尔街见闻此前曾整理过一份列表,以下为从2017年2月一直到2018年3月所有已离职的政府官员:
1、2017年2月13日离职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弗林(Michael Flynn)
2、2017年2月17日离职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西半球事务高级主管迪尔(Craig Deare)
3、2017年3月30日离职的前白宫副幕僚长凯蒂·沃尔什(Katie Walsh)
4、2017年4月9日离职的前安全副顾问麦克法兰(KT McFarland)
5、2017年5月9日离职的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
6、2017年5月30日离职的前白宫通讯联络主任迈克尔·杜布克(Michael Dubke)
7、2017年7月21日离职的前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
8、2017年7月23日离职的前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
9、2017年7月27日离职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东事务高级主管哈维(Derek Harvey)
10、2017年7月31日离职的前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斯卡拉姆齐(Anthony Scaramucci)
11、2017年8月18日离职的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
12、2017年8月19日离职的前总统特别顾问、对冲基金大佬伊坎(Carl Icahn)
13、2017年8月25日离职的前总统反恐事务顾问高尔卡(Sebastian Gorka)
14、2017年9月29日离职的前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普莱斯(Tom Price)
15、2017年12月8日离职的前国家安全副顾问迪娜·鲍威尔(Dina Powell)
16、2017年12月22日离职的前总统副幕僚长迪尔伯恩(Rick Dearborn)
17、2018年1月20日离职的前公共事务办公室公关主任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
18、2018年1月20日离职的前白宫通讯主任希克斯(Hope Hicks)
19、2018年1月29日离职的前FBI代理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
20、2018年2月7日离职的前白宫秘书波特(Rob Porter)
21、2018年2月27日离职的前白宫通讯副主任拉斐尔(Josh Raffel)
22、2018年3月6日离职的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Gary Cohn)
23、2018年3月9日离职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3月9日为媒体消息提到的时间,后蒂勒森表示正式离职时间是3月31日)
24、2018年3月13日离职的特朗普个人助理麦肯蒂(John McEnte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