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在贸易战中,发起者,往往是比较强势的一方,而所谓的强势一方,往往是内需拉动为主导力量的国家,因为他们的购买力强大,占据主导权。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特朗普曾经在2018年3月2日发过这样一条推文,他说:“当美国在和其他国家在贸易中损失几百亿美元的时候,打贸易战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很容易赢。比如说,我们和某个国家有高达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假如他们不老实的话,我们就和他们中断贸易。如此,我们就赢了!就这么简单!”
 
贸易战当然没有特朗普说的那么简单。但这个情商如同孩童一般的总统,也的确讲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贸易战中,买方占有更大主动权。那么,特朗普敢说这种大话的底气在哪里?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玻璃大王”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比较中美投资成本的时候说,美国的能源、电价、天然气、税收、物流成本都比中国便宜,土地成本更是只有中国的九分之一,但有一样美国比中国贵很多,那就是工资——美国蓝领工资是中国的8倍。中国唯一的优势竟然只是相对廉价的劳动力。
 
很少有人思考,这种比较背后的含义,而弄清楚这背后的深意,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贸易战。
 
能源、电价、天然气、税收、物流、土地等便宜,有利于产业的发展,而工资高,则有利于富民,有利于一个稳定的中产阶层的形成,而中产阶层的发展壮大有利于促进消费,消费又进一步促进产业的发展,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假如,是另一方面,也就是能源、电价、天然气、税收、物流、土地等非常昂贵,则不利于产业的发展,而工资低,则无法形成作为消费主力的中产阶层,如此,则消费萎靡不振,只能借助外部需求来消化产能,经济增长就更加需要依赖出口。依赖出口,就成为卖方,由于产能在国内无法消化,国际竞争力又很激烈,就只能通过补贴等方式,压价向外出口。这就必然引发贸易战。
 
而且,中产阶层缺位,产业升级也面临着很大的瓶颈,因为消费跟不上,升不上去。产业升级必须依靠一个庞大的有消费实力的中产阶层,如果这个阶层很弱,产业升级就很难实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得走低价出口路线,还得做低价产品。因此,产业升级很难真正实现,许多企业在经过痛苦的尝试以后,仍然会走回头路。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很多人熟悉“中等收入陷阱”这个专有名词,一些国家,为什么在人均国民收入快突破1万美元的时候,就掉入“陷阱”?归根结底,是贫富差距太大了。研究表明,基尼系数越大,中产阶层所占比重越小;基尼系数越小,中产阶层所占比重则越大。
 
由于许多国家中产阶层没有形成,通过平均数所计算衡量出来的富裕程度是不可靠的。社会缺少稳定性,低收入者无法实现向上突破,就会滋生不满情绪,而处于人口仅占少数的高收入者隔着薄弱的中产阶层直接与庞大的带着不满情绪的低收入群体相望,缺乏安全感,由此引发资本外流等问题,最终,这些国家慢慢被掏空,相继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我们可能看到过这样的报道,大意是:企业估算工资标准的时候,考虑打工者的基本生活所需,以让他们能够在城市中生存下来为标准。一个“能生存下来”道出了无尽的悲伤。每个人离开家乡外出工作,都不仅仅是维持自己的生活所需,还要考虑自己的家庭,而城市所能给他们的,只能是维持他们自己的生活而已。假如我们蓝领的工资,达到美国的一半,也就是,在现有基础上提高四倍,那么,这个群体的生活品质将大幅度提升,购买力也将大幅度提升。当然,没有企业受得了这个假设。因为,我们的能源、电价、天然气、税收、物流、土地等都很昂贵,唯一便宜的就是劳动力,劳动力再上去,企业没有活路了。
 
下图为2000年至2017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示意图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下图为2003年至2017年居民杠杆率示意图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可能会有人批评我的观点,比如说,假如根据家庭资产来算,中国的中产阶层并不弱。是的,如果算上房产,中产阶层显得很有实力。但是,去除了房产呢?又有多少人是住在房子里的负债累累的穷人。自从2003年,中国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民众的负债就直线上升。如果不算2000年以前的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仅算2000年至2017年的数据,全国商品房销售额累计就高达84.3万亿元。居民杠杆率从2003年的18%一口气上升到2017年的49%左右。这个增长速度是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快的。这说明居民在通往居住的过程中不仅交出了自己的所有而且透支了未来的财富,当越来越多的人把住房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这是否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呢?
 
在负债当中,大部分都是买房举债,更重要的是,这几年,短期消费贷款飞速增长,原因是,相当一部分消费贷款其实悄然转变成了买房贷款。这当然是会抑制消费的。很多人节衣缩食供房贷,这个看起来很富有的中产阶层像黑白相片一样挂在房子里,一旦房地产泡沫破灭呢?站在幻影中的富有的中产阶层,又有多少人依然可以说自己还属于这个阶层呢?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美国动不动牛逼哄哄地通过贸易战打这个打那个,靠的无非是它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层而已。这个阶层的培养靠什么?说白了,还是民富路线。美国为什么欠那么多外债?原因很简单,美国的能源、电价、天然气、物流成本都便宜,能赚大钱的路子,政府都没有充分挖掘,由于财力薄弱不仅没钱去购买其他国家的债券还不得不大量向外举债。西装革履的特朗普领导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穷政府,身后跟着一大群西装革履的富有的中产阶层。这可能是美国的现实写照。这意味着,在财富分配过程中,更多的财富流向了企业和个人,别忘了,按照曹德旺先生的说法,美国蓝领的工资是中国的8倍。
 
如果中国想在贸易战中,不战而胜,也要走民富路线,培养起稳定而且庞大的中产阶层,有了这个基础,中国既不怕打贸易战(也没有人敢跟中国玩贸易战),也不怕“中等收入陷阱”,中国将是一个真正令世界望而生畏的国家。
 
附新闻1:美国的居民杠杆率从20%上升到50%用了近40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节选)
来源:《人民论坛》2018第5月上期 总第 593 期
作者:李晓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居民杠杆率呈现上升趋势,阶段性特征显著。居民杆杆率是最为常用的流量性指标,表示为居民部门贷款余额与名义GDP之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居民的债务负担能力和偿债能力。我国居民杆杆率的绝对水平虽尚未处于极端状态,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动态变化。
 
根据苏宁金融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我国居民杠杆率自1996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03年以前,居民杠杆率平稳上升,由1996年的3%上升到2003年的18%;
 
第二阶段是2003年至2007年,居民杠杆率相对稳定,围绕18%上下波动;
 
第三阶段是2008年及以后,居民杆杆率快速上升,从2008年到2016年,杠杆率从18%上升至45%,2017年更达到了48.97%,已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如图1)。对比其他国家,美国的居民杠杆率从20%上升到50%用了近40年时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其速度之快,令人担忧。
 
住房贷款占据家庭债务的绝大比例。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三季度末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21.1万亿,占总贷款余额的54%,同比增长了26.2%。2017年开始,各地出台房地产限购政策,限制了居民获得房地产贷款的途径。然而值得警惕的是,当前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已经超过中长期贷款,主要是因为住房贷款的需求通过其他贷款途径进行转移,一部分短期消费贷款作为住房贷款的替代形式变相流入房地产市场,说明一些家庭持有的现金、银行储蓄、金融资产等流动性资产趋紧,从而通过短期贷款暂时弥补债务缺口。
 
家庭债务存在区域失衡。居民存贷比是另一个衡量家庭举债和偿债能力的指标,表示为住户贷款与住户存款之比。2016年我国的家庭消费债务各地区均逐季增加,东部地区的家庭消费债务远远高于其他地区,西部和中部分别排列第二、第三,东北最低(如图2)。同时,家庭债务高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城市,呈现一线城市高、二线次高、三四线低的格局。由此可见,我国家庭债务的地区分布存在失衡问题,且与经济发展水平具有相关性。
 
部分贷款平台存在风险。一些短期消费贷款是通过现金贷等网络小额贷款方式获得,不可否认,现金贷对于居民短期消费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一般而言,长期贷款对应居民按揭贷款,短期贷款对应消费贷款,短期贷款可以通过信用卡贷款和现金贷等方式获得,其中,现金贷方便快捷、无抵押、无担保等特点吸引了众多居民。但是现金贷存在资质审批不严、越权审批、高利放贷、暴力催收、非法经营等问题,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隐患较大。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