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为什么要救企业?

为什么要救企业?

通过追溯集中补交社保的做法,正在被国务院叫停,国务院在9月18日决定“严禁自行集中清缴”,这种纠错措施的出台,是大家共同呼吁的结果,感谢所有关心中国企业生存状况的人!
 
企业强则国强
时寒冰:为什么须要救企业?
中国的国有企业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了,通过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可以清楚看出来。国有企业无论是在资源占有上,还是在政策支持、金融支持等方面,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地位。
 
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尤其是民营企业之间的竞争。原因非常简单,民营企业效率最高,竞争力最强。大家耳熟能详的数字是,民营企业在高新技术企业中的占比超过70%,提供了城镇就业超过80%,对新增就业贡献率达到了90%。
 
时寒冰:为什么须要救企业?
在外部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压力极大。补交社保、税收征管力度加强、各种乱收费等等,都在困扰着民营企业。如果民营企业倒下了,影响的就是高达80%的城镇就业!
 
很多人都知道,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步入了失去的20年。为了支撑经济增长,日本政府债务不断增加。日本政府债务偿还率,即偿还国债的费用占财政一般账户支出的比重居高不下。1979年,日本国债偿还率超过10%,1987年,超过了20%,此后基本在20%左右变动,2010年该比率为22.37%,仅次于社会保障支出。【1】
 
时寒冰:为什么须要救企业?
但是,日本为什么能够维持那么多年没有倒下呢?
 
因为日本企业的负债在此期间却是下降的!
 
麦肯锡一项针对日本情况的研究显示:1995年,日本企业的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为148%,2000年降低到125%,2005年进一步降低到91%。10年间总共降低了57个百分点。【2】
 
主要是靠政府减税。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及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政府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刺激经济增长,造成了税收收入的大幅减少。2010年的税收收入仅相当于1990年的62%。其中,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仅相当于1990年的49%和32%。【3】减税增加了企业的盈利水平和扩张能力,但增加了政府的债务。
 
我们反过来想想,假如日本政府不实行大规模减税的政策,导致企业大面积倒闭,民众消费能力骤降,日本还能维持到那么多年吗?
 
美国经济这两年持续改善,大规模减税的财政刺激是一大重要原因,但是减税不断增加政府背负的债务,很多人判断美国要撑不下去了依据的正是这一点。可他们忽略了企业债务的下降,对企业大规模减税后,企业竞争力变得更强,这才是特朗普对外打贸易战的底气所在。试想一下:如果美国国债大幅度减少,甚至,把钱借出去赚点利息,而企业的负担持续增加,竞争力衰弱,失业率上升,特朗普还敢这样满世界挑事儿吗?
 
时寒冰:为什么须要救企业?
每当压力重重的时候,我们首先会加大基建投资,每一次加大基建投资,的确能产生短期的效果,但是,这种力量越来越微弱,它对股市带来的利好刺激,也越来越短暂。
 
因为,有关部门主导的投资跟企业所主导的投资是不一样的,企业首先要考虑成本,考虑未来的市场和所能带来的收益,而这些因素,是有关部门做投资决策时,很难考虑周全的。而且,有关部门所主导的投资最终还是需要靠税收、发货币、发债来完成,这又会削弱民众的消费能力。 
 
时寒冰:为什么须要救企业?
所以,在当下,中国要多善待最具活力的民营企业,通过减税降费等措施,让他们在压力重重的情况下,能够维持生存和发展,这样,才能确保足够的就业,确保财富的创造机制继续运转。
    
【1】杜琼.日本政府债务现状及中长期风险分析[J].宏观经济管理,2011(9)
【2】李扬,张晓晶,常欣等. 中国主权资产负债表及其风险评估(上)[J]. 经济研究,2012(6)
【3】杜琼.日本政府债务现状及中长期风险分析[J].宏观经济管理,2011(9)
 
附新闻一:Z博士的脑洞|中国的社保费率算不算高,如何切实为企业减负(节选)
2018-09-12 来源:澎湃新闻
 
目前,我国社保费率较高一直让各界关注。总体而言,在我国的社会保险缴纳项目中,企业所负担的养老缴费比例为20%,五项保险的和所占社会保险比重为约30%。无论是基本养老保险的单项费率还是多项保险费率总和,中国雇主承担的缴费水平是偏高的,远远高于美国、日韩和东南亚各国,甚至高于大部分欧洲国家,与我们费率接近的是瑞典等高福利国家。
 
此种状况由来已久。
 
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按照世界银行2009年测算的实际承受税率,中国的社会保险缴费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和邻近地区的4.6倍。
 
从缴费比例上看,企业所需要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大概是个人缴纳的2.7倍,2017年全国各省社保费率均值38.8%,单位和个人缴纳的费率均值分别为28.4%和10.4%。
 
因此,我国社保费率确实偏高,尤其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其中,企业所承受的负担相当大。企业的竞争力决定其发展甚至生存,而为职工缴纳的社保费用是企业人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社保费率的高低对企业的盈利能力和产品的竞争力有直接影响。
 
对OECD国家的研究表明,雇主所需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率增加,会导致企业竞争力的相应下降。从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能够快速成长,与劳动力成本较低有着很大的关系。所谓较早时期的“外需拉动”“世界工厂”等,即是以广东、浙江等地为首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利用我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生产具有价格竞争力的产品,行销海外。而这些企业的利润率普遍比较低。据测算,以纺织行业为例,社保缴费前和缴费后的利润率分别是4.42%和3.42%,这意味着社保缴费大约能占企业净利润的29%左右。
 
当下,虽然我国经济增速仍然较快,且不断推进转型升级,但劳动密集型产业仍然在经济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份额。有些行业整体濒临亏损。尤其是经济中吸收就业、创造活力的主力--民营和小微企业,遇到的困难最大。
 
南京财经大学对江苏小微企业的调研报告中可以看到,当前,企业整体效益较差。2015年被调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只有1.9%,而薪酬上升快,超过劳动生产率增幅近40%,企业用工成本持续上升。而且,对于小微企业而言,用工成本占总成本比的压力比大型企业高得多。大中型企业用工成本一般占总成本的5%-6%,小微企业是它们的三倍,大概为16.2%。其社保缴费压力也更大,根据南京人社局在全市范围内进行的用工成本调查,2014年小微企业社保缴费占用工成本达到20.4%,分别比大中型企业高出6.8和3.9个百分点。
 
因此,社保缴费对企业的生产经营形成相当压力,对小微企业尤其重。
 
需要支持创新,扩大减免。从长期来看,不可避免的现实和根本性解决办法都是,中国的经济、产业和企业转型升级。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企业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解决之道,是进行技术和管理升级,从而增加产品附加值、增强产品竞争力、提高产品和企业利润。社会保险会捉襟见肘的解决之道,是丰富保险层次和结构,建立起基本养老和企业年金、商业保险等共同为支柱的社会保险体系。这种转型升级,不会一蹴而就,也需要财政发力,从社保和各种税费上予以减免、优惠以引导、促进。可以说,从长期看,对企业税费的减免优惠不是单向的“给予”,而会是双向的“互惠”。
 
附新闻二:8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4% 减税降费政策效应进一步显现(节选)
2018-09-13 来源:经济日报
 
9月12日,财政部公布的财政收支情况显示,8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077亿元,同比增长4%;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5137亿元,同比增长3.3%。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9508亿元,同比增长6.7%;非税收入1569亿元,同比下降10.1%。
 
据统计,1月至8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2868亿元,同比增长9.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3663亿元,同比增长10.7%;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69205亿元,同比增长8.3%。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17217亿元,同比增长13.4%;非税收入15651亿元,同比下降13.1%。
 
从主要收入项目看,1月至8月累计,国内增值税42892亿元,同比增长13.6%;国内消费税8784亿元,同比增长16.4%;企业所得税29963亿元,同比增长12.9%;个人所得税10319亿元,同比增长21.1%;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11599亿元,同比增长11.8%;关税1962亿元,同比下降0.4%。
 
“从短期看,减税降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财政收入,但从长期来看,减税降负能够‘放水养鱼’,给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增强发展活力,从而扩大税基、促进财政增收。因此,应该确保已定和新定的各项减税降负政策尽快落实到位,进一步回应企业的减负诉求,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有切实获得感。”乔宝云表示。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