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一个普通人眼中的经济现状和未来

一个普通人眼中的经济现状和未来

一个普通人眼中的经济现状和未来
一、
 
转眼,我把2018年过完了。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带给我太多的意外、错愕,有悲有喜。先是大环境,中美贸易、经济下行,在这一年,浮现在我这样一个普通人的眼前,并有了深切感受。有多深切呢,就我所在的这个南方小城,我看着一个楼盘从2016年低谷时的一万五六,涨到了2018年的三万五。上半年,还在上演摇号买房。到年底,跌价2成也卖不动了。因为大家都没钱了。
 
这一年,家族中5户人家,有4户卷入了民间借贷、P2P暴雷。不是什么贪心入陷阱,借方都是以前资质不错的民营企业。但也说跨就跨了。意外来得让人猝不及防。实体经济有多难呢?用家族中老人的话说,都是挣白菜钱,操白粉心。人难养,税又重。每开出去100块钱的发票,纳税约23元。盈利都难,何谈发展。4户人家摊上麻烦,还有一户干嘛去了。嗯,他家做工厂的,自己还欠银行债呢。
 
万物皆有周期,经济运行也不例外。有繁荣鼎盛时,总有衰败下行期。古往今来,历史与经济发展都印证了这一点。我们这代人,生在改革开放后,跟着祖国的繁荣步入中年。人生的前半场,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繁荣的最好见证。那么下半场呢,我们会见证什么?站在人生中点,我想不明白。谁在一再推高房价,谁在纵容疯狂的P2P?为何看着高房价抽干了实体经济?我没买房,也不炒股,连信用卡都不刷。可我还是焦虑、困惑。
 
我仿佛看见一只无形的手,摊了一张大饼,卷走了原本属于你我的一些东西。
 
二、
 
比卷走钱,更可怕的,是人心惶恐。人不安心做事情,企业不安心钻研技术,整个社会都在试图走捷径。
 
年前给家里老人买衣饰,打开淘宝,两个品牌占据了主要市场。一个叫南极人,另一个叫恒源祥。研究一下,才知道,这两个品牌已经砍去了实体工厂和末端销售,只卖品牌挂牌,一年入账几百亿。对,只要你交钱,你就能挂个牌,上网卖。每个品牌下,有几千个品种在卖。
 
曾几何时,我们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品牌和企业了。看看几千家民营上市企业的盈利能力,就知道了。当卖衣服的,做模具的,生产汽车的,都去卖房子、搞资本运作了,人心就乱了,更别提什么社会价值、企业文化了。
 
2018年,我所在的区域接连发生恶性事件。有因为KTV唱歌一言不合,就买刀砍人全家的。有因为小狗吵闹,入室杀人祖孙三代的。也有因为菜场买菜,吵起架来就挥刀乱砍的。是的,这些都是极端恶性事件。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比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要安全。我深信这一点。但我也惶恐,为何满大街的人,都心神不宁。为何所有的人,都在焦虑,包括孩子。自从有了孩子,我总觉得,敌人抓了他做人质。这是为什么?
 
年近四十,是我对时代抱有太多幻想,还是时代本就如此。
 
三、
 
很多人说2018是过往十年中,最冷的一年。但也有人说,它或许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这是经济过冬的一年,也是人设崩塌的一年。众多人设中,塌得最让我心生悲哀的,还是人文担当俞教授和财富担当的大强子。讲真,这一代企业家、学者,在某些方面,甚至不如广场舞大妈。他们做企业做学问,创造神话,但他们三观是残疾的,品位是恶俗的,财富和声望,挽救不了他们天生的缺陷。拍电影出自传洗白,喇嘛佛祖一起加持,都脱不去这一代成功人士的专属油腻。
 
但这个社会似乎习惯,并且包容了这种油腻。以至于大强子们,天然的就认为,这一切理所应当。大强子觉得理所应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普通民众看着,年轻人学着,媒体还替他背书着。对于强者的天然尊重,渗透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这仿佛在告诉全国的年轻人,你看你看,有钱真好。
 
四、
 
企业家不行,学者不行,是不是这届人民就不行啊。
 
大概一百多年前,有个叫张之洞的人,写了篇三万多字的长文,说这么多不行,归根结底,问题就出在一个:我们上下几代人,都断了学问,是失学的一代。不是不聪明,不是少血性,当今混乱,是没学问。
 
在张之洞看来,当世两代人都不学无术,如果不能在1910年之前扭转学风,还会延误数代。1910年是张之洞死前对清朝灭亡的预测,他死于1909年。他还说,近三十年学术,多是一党一派政见的伪装。共识性政治理念的空缺,主要因为大家都没学问了。
 
张之洞真了不起。纵横一个多世纪,仍是掷地有声的金句。
 
长文叫《劝学篇》,他给当时国人开出的药方是:“中学为内学,西学为外学;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
 
五、
 
悲观的世道里,要学会达观一点。
 
这一点,男人要跟女人学。男人是穷尽一生都不会成熟的物种,而女人呢,一生可自由出入于成熟与天真之间。
 
嗯!2019年,和女人做朋友,世界会好起来的。
 
订阅“桃花潭李白”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儿童教育、读书、游记、传统文化、生活等感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