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时寒冰 > 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双重隐患

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的双重隐患

  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基础极其脆弱,而且是越来越脆弱,已经到了不刺激就下滑的地步。归根结底,是政府不够尊重基本的经济规律,盲目干预、盲目主导经济所致
  债务危机爆发出来的巨大的破坏性力量,让很多国家战栗不止。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债务危机作为一条带血的主线,正在成为左右世界格局的决定性力量。无论欧洲相关国家,还是美国、日本,都深受欧债危机或债务危机隐忧的困扰。
  但是,每当一提到债务危机,总有国人嗤之以鼻,以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
  债务危机,真的与中国不相干吗?
  我在《时寒冰说:欧债真相警示中国》中指出:“中国既有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的隐患,也有发达国家债务危机的隐患——当这种隐患合二为一,后果之严重,杀伤力之大是不难想象的。”
  为什么这样说?
  我们首先对比一下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如20世纪80年代拉美地区爆发的债务危机等。债务危机一旦爆发,马上就会引起经济的持续衰退。虽然导致发展中国家爆发债务危机的各种因素有所差异,但归根结底,与这些国家大量举债投资有关。但凡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都有一个共性:投资巨大而效益低下,造成债务日渐累积,无力还本付息,最终演变成债务危机。
  中国同样在以政府所主导的投资来推动经济发展,并且,这种投资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不同的是,以前爆发债务危机的发展中国家,主要是举借外债来维持国内的投资,而中国的外债占比则比较低。国内一些学者据此认为,中国不会爆发债务危机。
  在中国,政府靠什么来维持投资呢?不外乎发货币、税收、卖地、发国债等。其中,又以发货币为主,也就是说,政府所主导的投资,是靠向国民“悄悄”举债来完成的——这种举债当然是不用向国民偿还的。在不兑现货币制度下,中央银行不兑现其负债,基础货币量投放成为政府融资、敛取铸币税的工具。
  问题是,这种看起来非常“高明”的做法,却会大大稀释民众的购买力,导致内需不振。
  根据央行刚刚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为92.49万亿元,折合14.6万亿美元,而美国同期的M2刚到10万亿美元。中国的广义货币余额已超过美国46%,而中国的经济规模远小于美国。这为中国爆发债务危机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本币出现断崖式贬值,引爆危机,并成为债务危机的重要推手。
  不仅发货币,增加税收、卖地等做法,导致财富分配机制的畸形,同样在削弱民众的购买力。
  再来看看爆发债务危机的发达国家。这些国家之所以爆发债务危机,跟他们过高的福利、老龄化、生产效率下降等因素有关,而民主选举的制度,又使得竞选者不断通过提高福利的方式赢得选票,导致福利越来越高,这些政治家不惜向外举债,来维持国内的高福利体系。但是,一旦经济的增长性中断,高福利体系便无法维持,债务危机随即爆发。
  一些研究者认为,中国处于福利体系不完善的状态,因此,不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这种认识是短浅的,没有认识到中国问题的症结。
  如果说,发达国家由于福利过高导致了债务危机的爆发,那么,中国,则可能由于福利过低而爆发更严重的债务危机!
  以养老金为例。养老金空账本身就是典型的政府对民众的负债,如果诸如此类的负债,需要通过增发货币这样的方式来填补,将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除此之外,还有医疗、教育、环境负债等等。9月12日,在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发言中指出:“从国际趋势看,总体而言,随着国家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也在不断增高。2010年低收入国家卫生总费用占GDP的平均比重为6.2%,高收入国家该比重平均为8.1%,金砖国家中巴西和印度该比重分别为9%和8.9%,中国目前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仅为5.1%,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
  由于福利低下,原本应该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公共福利,需要民众花钱去购买。在这种状况之下,民众的购买力必然被压制。
  这也意味着,一旦中国爆发债务危机,缺少基本的缓冲!
  欧洲国家走的是民富路线,民众手中有大量的财富积累,政府是为民众欠债。而中国各级政府为了满足投资,全力以赴地“筹集”资金,不断涌现出来的劣质工程则成为吞噬、消耗财富的血盆大口!
  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财富、积累财富和享受财富,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在沿着这条路线走,而中国则是不断消耗、浪费财富来堆积漂亮的数字,是典型的本末倒置。以下水道为例,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与世界隔着一条下水道》的文章,西方人100多年前,甚至200多年前修建的下水道,可以并排走好几个人,一次性投入,世代发挥着美化城市环境的功能,让后代子孙受益,安享财富带来的幸福和快乐。而我们的下水道狭小不用说,施工质量也难有保障。于是,三天两头挖开修,疏通堵塞。下水道每修一次,GDP就增长一次,而财富却在悄无声息中被损耗,当然,城市的运行效率也大大降低。西方国家修下水道,一劳永逸,此后虽然再也不能在拉动GDP增长方面做贡献,却在悄无声息中,节约着巨额财富,提升城市的运行效率,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
  在无节制浪费、消耗财富而满足少数人暗箱操作谋取私利的路上,中国,已经迷失得太久了!
  而且,与爆发欧债危机的国家相比,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更为严峻。生育高潮期的人口猛增和计划生育后出生率的急剧下降所形成的合力,导致中国步入老龄化的速度更快!
  而且,中国与发达国家相比,效率更为低下。效率是一个经济体能否保持勃勃生机的灵魂。对比一下中国,道路拥堵导致的交通效率低下;企业或个人找政府有关部门办事的高成本、低效率的服务机制,几乎将效率扼杀殆尽,原本应该办的事,也常常被有关部门、有关人员压着,在得到利益后才放行。这使得以提供公共服务为职责的公权力部门,或公权力持有人,成为敲诈勒索谋取私利的平台。在这种状况之下,哪里有什么效率可言?
  从经济的增长型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基础极其脆弱,而且是越来越脆弱,已经到了不刺激就下滑的地步。归根结底,是政府不够尊重基本的经济规律,盲目干预、盲目主导经济所致。
  要想避免债务危机爆发,中国必须改变政府投资主导经济发展的模式,把做经济的职责,完全交给企业、民众,而政府则尽快转型为服务型政府,全力以赴地做好公共服务。只有政府转型为服务型政府,民众的负担才能减轻,社会的效率才能提高,成本才能降低。也只有政府转型为服务型政府,走民富路线才有可能,而走民富路线,几乎是拉动内需,促使经济步入良性循环的惟一有效路径。
  这说起来有点老生常谈。悲哀之处也在这里。如果连这些常识都被忽略,中国还有什么理由相信债务危机的梦魇,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呢?《时寒冰说:欧债真相警示中国》,不仅仅是要给企业、投资者提供建议,更希望政府能够中欧债危机中汲取教训——透过对欧债危机的分析,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中国所具有的种种隐患和危机——加快转型和变革!
  唯有变革,才有希望;唯有改变,才有出路;唯有改变,才能重生!

 【预告。2012年(至年底结束)做约四次以内的微型演讲,讲解国内国际经济大棋局、大趋势及趋势分析方法和技巧,并解答每个人的问题,每次仅限8—15人以内,由东方世家根据报名情况审核选定。归属于本人的讲课费由东方世家直接转交资助贫困地区孩子读书。详见:http://www.oagchina.com/newsdetail.asp?id=161 预订每年一次的郑州演讲(一整天时间分析全年大趋势),详见:http://www.oagchina.com/newsdetail.asp?id=162 其他形式的公开演讲全部取消。】

链接:人均收入翻倍能否改变中国国运

推荐 13